青春洋溢的小火娃

断章【III】前世(15)

换个伪装来爱你:

15.顺风镖局


      未几,南岭掌门冲破穴道,助铁统领解穴后,坐到阿渺跟前。


    “师妹,伤势如何?可要老夫助你?”


      阿渺闭着眼睛,睫毛乱颤,并不说话。


    “刚刚那是老夫的闭关弟子陆游弃,他为了救老夫,欺瞒于你,老夫代他向你谢罪。”


    “老夫老夫,你总是自称老夫,那我岂不是老太婆?!”


  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  二人喋喋不休起来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春春公主抬头看天,这个世界,怎么也到处都是秀恩爱的人呐?各种花式不说,为什么总要祸及于我?。


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阿渺和南岭掌门站起身,一起向明泰常和“陆游弃”走来。阿渺从明泰常手里接过“陆游弃”,盘腿打坐,双手虚划一个阴阳八卦起势,双掌齐运,在“陆游弃”背上督脉四处游走。不出片刻,“陆游弃”悠悠醒转,对着面前的南岭掌门唤了声师父。


  “你师姑乃本门内家高手。刚刚你师姑和明首座比拼内力,幸逢你破功之际,他二人的的雄浑内力悉数进入了你的小周天;虽获益良多,也伤及根基;故你师姑出手,助你调理、培固;得她相助,胜于苦修三年。”南岭掌门开口解释。


  “师姑大恩,陆游弃没齿难忘!”鬼马精灵的伍嘉成立马接嘴。


  阿渺在他身后哼了一句,没有多言,显是被这丹霞派一老一少搞定了。


  马蹄声起。众人一看,明泰常已骑在马上,扯缰几番回顾,目光尽落在“陆游弃”身上。


  “谷……明泰常!”伍嘉成失声喊道,心中不舍他离去,偏没有留下他的理由。


  听得这一句呼唤,明泰常似乎已满足,双腿一夹坐骑,绝尘而去。


      未几,大队人马呼啦啦地赶到。原来是看到朱雀令后,从扬州城内赶到的御前亲兵。当下护送春春公主等人回到扬州城内的行宫。


  春春公主在江南行宫的后院里穿花佛柳,似在急切地寻找某人。不多时,一个小人儿冲进花廊,扑进春春公主的怀里。


  “春春姐!”


  “晟儿!”春春公主抱起小人,就着粉嘟嘟的小脸嗯嗯个遍:“你还好吧?有没有想姐姐?”


  跟在身后的伍嘉成看着这个叫晟儿的小人,感觉有点面熟。


  “想啊可想啦,春春姐,可是外公说你失踪了呢。”


  童言无忌,听者有心。春春公主意味不明地笑了笑,牵着晟儿的小手往廊厅里走。珠帘掀动,一个少年长身玉立。


  “太子殿下!您也在!”春春公主愕然行礼。


  “陆游弃”闻言咕咚拜倒,同时在心里叫嚣:我去,这不是嘉嘉吗!!!


  “皇姐快快免礼,”太子嘉大步上前,投入春春公主怀抱,低声说:“姐姐平安归来,我就放心了。”


  “多亏这位丹霞派陆少侠相助,我才平安回来。”春春公主侧身让出“陆游弃”。


  “丹霞派陆游弃,见过太子殿下。”“陆游弃”慨然行礼。


  “陆少侠请起……”太子嘉虚还一礼,心说这江湖草莽之中竟也有如此人物,面目俊朗不说,见了本宫却也落落大方,毫不拘谨,只不过挤眉弄眼是几个意思……


  春春公主见二人目不转睛、“眉目传情”,知道又是遇到“故人”——哦漏,“前人”了,赶紧上来打断,说回正事:


  “父皇怎么也准太子殿下江南出行?微服吗?谁陪您一起来的?”


  “我外公。”晟儿奶声奶气地接了三个字。


  太子嘉和春春公主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
  是夜,伍嘉成在扬州城内策马飞奔。春春公主的话犹在耳边回响:


  “楚侯爷是晟儿的外公,晟儿的母亲楚贵妃正得宠;为了推晟儿上位,楚侯爷他们内外合谋,要杀太子夺嫡。我无意听到楚侯爷与亲信谈及此事,所以被他追杀。眼下能护住太子的,只有皇后。我已命人送信给皇后,但恐怕以楚侯爷的手段,这封信根本出不了扬州城。所以要你替我另跑一趟,送信给皇后。我随御驾回宫,一来是护着太子,防着他们在行程中动手;二来也好麻痹楚侯爷,让他以为我分身乏术,一切尽在他掌握。”


  二人细商了一番,当下依计在行宫内厚赏了丹霞派一众人等,遣出扬州城去。


  此番丹霞派不辱使命,荣归山门,可以说一半以上的功劳归于小师弟“陆游弃”,可他尽数谦让,口头上的赞誉归于南岭掌门,坚拒不敢邀功;赏赐的财帛散于师兄弟,连留守山门的二师兄等人,“陆游弃”都记挂着留了一份。如此见品见性,令本来一路上就刮目相看的门人更是对他青眼有加。


  出了扬州城数十里,“陆游弃”向师傅南岭掌门辞行:“师傅,此番出门,机会难得,徒儿还想再四处游历游历。”


  “游弃,你有要事,便当自去。三个月后,江南九霄堂的赤焰大会,为师要率门人参加。到时候我们在赤焰大会上碰头吧。”


  “陆游弃”一愣,原来师傅早已洞察一切,本来还想着不要把丹霞派和师父拉下“宫斗”这趟浑水,找个由头离开队伍,看来已经不必。他心中感激,不由把内心的疑惑全盘托出:


  “师父,此番路上被九霄堂追踪,定是内部有奸细,游弃大胆妄言,请师父仔细着点大师兄。还有,此番我们护送公主殿下,与九霄堂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,三月之后的赤焰大会,师父不去也罢!”


  “你这孩子,心思如此缜密,为师始料不及。倒是你自己,那个九霄堂的明首座,切不可与其过从甚密。”


  话别师尊,“陆游弃”悄悄离开队伍,折回扬州城。他的计划是寻一个镖局,明为押镖,实为送信,路上如有拦截,也好有武力支持。


  在一个没有GPS的世界里寻找一个地址,似乎也不太难,因为这个叫“顺风”的镖局,几乎把他家的标志旗插了遍扬州城的每个路口,旗上的箭头指得清清楚楚,箭头下还注明距离……


  伍嘉成一边沿着标志旗飞奔,一边内心感叹:怎么感觉回到了21世纪……这么有商业头脑,精准营销的企业一定是这个世界的500强啊……


  顺风镖局的大门出现了,大门大户,一看就是有实力的镖局;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门口旁的一个告示牌,连接着一辆小型水车。随着水流的动力、水车的运转,带动告示牌滚动……


  “我靠,还是个滚屏!”


  凑近一看,告示上写:


  顺风镖局,使命必达;您的满意,我的动力!


  “哗啦”,滚屏,再看:


  同城押镖,朝送夕至;方圆百里,价格面议;


  “哗啦”,滚屏,再看:


  九头蛇特种部队,武装押运,安全,放心,包您满意!


      伍嘉成拄着剑蹲到地上:郭子凡,你特么真有创意。

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青春洋溢的小火娃断章 转载了此文字